?? 欧美japanese voicetv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關注返回欄目

xwzx.png

合同能源管理:大事業需要新思路——轉載《中華工商時報》

日前,天壕低碳技術研究院在北京召開成立大會。這是目前國內第一家由專門從事合同能源管理(EMC)的企業集團投資設立的以清潔能源和低碳技術為研究方向的科研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經濟學家辜勝阻和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原副校長倪維斗共同為研究院揭牌。
    國務院討論“最小的行業”
     2010年3月17日,兩會閉幕后僅僅過了三天,溫家寶總理主持召開了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在這次會議中,除確定《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部門的分工事項之外,一個重要的議題是“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進節能服務產業發展”。由于“合同能源管理”這個概念對很多人來說還非常陌生,而且到2009年時我國合同能源管理行業的產值不過區區200多億。有人戲稱,這是國務院討論的“最小的行業”的問題。
     但是,對于業內人士和關注合同能源管理行業的國內外專家而言,總理親自過問合同能源管理的問題卻是非同小可。特別是在那次會議之后,2010年4月2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發改委、財政部、人民銀行、稅務總局四部委《關于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進節能服務產業發展的意見》。《意見》提出,將采取資金補貼、稅收、會計和金融四方面措施推動合同能源管理發展。《意見》同時明確,到2012年,扶持培育一批專業化節能服務公司,發展壯大一批綜合性大型節能服務公司。到2015年,建立比較完善的節能服務體系,使合同能源管理成為用能單位實施節能改造的主要方式之一。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原副校長、我國研究節能減排技術領域的泰斗倪維斗對國家的決定感到由衷的高興。這位專家認為,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是為落實國家承諾的節能減排目標所采取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是必須要“打好節能減排攻堅戰和持久戰”最現實、最有效的產業發展方向。作為中國合同能源管理行業龍頭企業的天壕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作濤及其團隊伙伴們在得知國家的有關決定后,有一種“找到組織”的感覺。公司總經理王堅軍對記者說,搞了幾年合同能源管理的項目,最難的問題就是怎么向有關政府部門和客戶解釋自己干的是件什么樣的事情。如今,總理發話支持,國家給出“促進節能服務產業發展”這樣的定位,真有一種豁然開朗、心明眼亮的爽快。
    相當于“三個三峽”的產業
    合同能源管理最早興起于西方發達國家,引入中國僅僅幾年時間。合同能源管理是一種新型的市場化節能機制。其實質就是以減少的能源費用來支付節能項目全部成本的節能業務方式。通俗的說,合同能源管理就是節能服務公司以承諾節能項目的節能效益、或承包整體能源費用的方式為客戶提供節能服務。這種方式不需要客戶花一分錢投資,卻能夠用未來的節能收益為工廠和設備升級,并降低目前的運行成本。而節能服務公司與客戶簽訂能源管理合同后,將通過與客戶分享節能項目的收益獲取利潤。
    以天壕公司按EMC方式在湖北當陽以及沙河建成投產的余熱發電項目為例,此類項目均是與能耗企業簽訂了合同,完全由天壕公司(節能服務企業)投資,利用客戶(能耗企業)生產中排放的廢氣余熱,設計并建設起余熱發電站。電站由天壕公司負責管理運營,發出的電“并網不上網”,參考國電價格,以優惠的價格供客戶使用。如此,一方面節能服務企業能夠通過發電、“賣電”,按合同約定得到收益。另一方面,客戶在減排、節能兩方面達到預期目標,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顯然,推行合同能源管理,無論對國家、對社會,還是對合同當事雙方企業,都有利可圖,完全是一種多贏結果,是最優化的節能減排方案。
    說到“有利可圖”,合同能源管理的盈利空間有多大?有這樣幾筆賬可以算一算:
    其一,中國是世界第二位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鋼鐵、冶金、玻璃、水泥、建材等高耗能產業居世界前列。為保障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降低單位GDP能耗,實現節能減排的市場需求極大。
    其二,通過回收利用高耗能行業的余熱資源,將余熱余壓轉化為電能,大大降低耗能企業的成本。
    其三,由于在某些行業中的余熱發電技術相對成熟,建一座裝機容量1.5MW的電站不到一年即可投產發電,并隨即獲取收益。
    其四,在實行“碳排放交換”的情況下,耗能企業通過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實現節能減排,同時可以通過出售碳排放“指標”再次獲得回報。
    據悉,天壕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僅僅三年,已建成的余熱電站9座,在建項目10個,還有10余個意向項目。從目前來看,其投產項目毫無例外均是盈利的。而其服務的客戶通過降低成本,普遍提高了企業利潤,并以節能減排的成績獲得了更多收益。
根據中國節能協會節能服務產業委員會(EMCA)對于節能服務產業的估算,目前我國節能服務市場總規模大約4000億。業內人士則稱,如果在現有高耗能產業中大力推行合同能源管理,廣泛采用余熱發電技術,所發電量估計相當于“三個三峽”。“三個三峽”,這將是多么巨大而誘人的未來發展空間。
    發展的瓶頸
    據了解,目前,我國余熱發電技術研究還處于逐步完善、日趨成熟、快速發展的階段,水泥、玻璃、鋼鐵、冶金、化工等多個領域還有很多基礎科研問題和技術應用攻關問題需要深入的分析、研究和實踐。因此,以余熱發電為低碳技術研究的切入點既有解決大量實際問題的科研需求,又有廣泛成果應用的社會需求。希望有更多的企業能夠積極參與低碳技術的研究和開發利用。據悉,新近成立的天壕低碳技術研究院整合了天壕公司的研發力量,為企業科技研發提供了新的平臺。這一技術團隊核心成員主要來自發電行業,并均有豐富的發電行業技術工作從業經驗,也是我國較早一批從事余熱發電行業技術研發工作的人員。目前,該研究院擁有余熱發電業務環節四大核心技術,即余熱資源分析處理技術、取熱及煙風系統技術、熱力系統優化設計技術、關鍵裝備技術。這些核心技術均是公司通過自主創新形成的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
    然而,在合同能源管理以及我國節能服務產業領域,仍有資金、技術、管理等方面的問題存在,形成了影響我國節能服務產業發展的瓶頸。以資金為例,由于合同能源管理是由節能服務企業事先投資,項目建成后再與客戶“分賬”,資金需求量大,回收周期長,給節能服務企業帶來不小的資金壓力。再比如,余熱發電項目針對的客戶不同,建成的發電廠類型差別很大,如何進行規范化管理也是一個考驗。此外,節能服務企業利用余熱發電,確實為客戶節省了大量的用電量,卻不免動了地方供電企業的“奶酪”。這種與壟斷行業之間的利益沖突,常常使合同能源管理項目的談判過程十分艱難。顯然,為了確保節能減排目標的實現,讓合同能源管理這一“節能、環保、共贏”的、極具潛力的行業加快步入發展的快車道,還有許多工作要做,需要全社會用一種新的思路、新的觀念去給予支持。
摘自 《中華工商時報》2010年12月22日 星期三 第5303期 今日八版 國內刊號:CN11—0168 國內發行:1—146